寻觅的远方-2015级22班 张泽琳

来源:昌乐一中 时间:2018/4/12 8:03:14 作者:管理员 点击量:

  白云从不向天空承诺去留,却朝夕相伴;地上的我,以云为伴,眺望着远方,那座我想去往的城市。

  从小的我便喜欢仰起头看天上的云。记忆中的云彩宛若一块块被晒洗过的白棉布,悠闲地挂在湛蓝的天空中,风欢笑着跑过,它便跟着飘啊飘。

  倘若让时光倒退几年,我便能清晰地记着那四季里,天空中挂着的云彩分别是什么模样。可现在阿,记忆总是不知不觉的被生活中其他的琐碎给冲淡了。那空中变幻的云彩带给我的轻盈,在我心深深处的某个角落里,也变得一沉再沉,转眼间变成许久未碰的“古董”,风再吹过,也只能一阵叹息回应。

  不过倒是有段光影却在我心里烙下了深深的印记。那是一个个身在家乡的傍晚,如果时光静止在那片刻,我还是六七岁的模样。不知是哪家小孩引起的这场“骚动”,一下课,便有一个个小脑袋马不停蹄的挤出昏暗的教室,接着这些小脑袋便会齐刷刷的仰起来,两三个的扎成一小堆,一个小孩随手指着天上悠散地飘着的一大块云,其他的小孩便叽里呱啦的争抢着说那是什么模样。有时会因个个争得小脸通红而作罢,更多时候,是因班里调皮的某个小男孩张口一个“六臂猴”闭口一个“大尾巴猪”而惹得其他人欢笑一通而结束。那时候的我们,觉得那是最大的乐趣,就连最在校车上时,也纷纷离开座位,挤到车窗前看那块小小的区域里飘动的云。

  那时的云彩像是永远也不会离开家乡的那片天,我也曾天真的以为等今天的风景伴着星空落幕,待到明天高挂在天空的,依旧是昨天陪伴我的那些云。它们,也只是去睡了会。

  六七岁的我,就算透过家乡那一棵棵茂盛的梧桐树的枝桠看那些云彩像被割的支离破碎,也不会有些许心底的惆怅,觉得那就像看动画片里的一幕一幕,有趣的很。

  后来啊,那些云彩,也随着看云的人的慢慢长大而变化了。又长了些岁数的我,似是变安静了许多。唯一不变的,还是那个不愿舍弃的习惯_搬个小马扎,坐在爷爷的庭院里,双手托腮,看云。那时候,也不知是自己的心境变了,还是怎样,总觉得那些飘着的云,不再像是以前一样,在天上不停地打转,像是与我玩耍了。现在的它们,飘着,一起去了眼前望不到的天边,虽然速度慢慢地,但等到眼睛酸痛的我揉一下眼睛再次抬头远望它们时,却早已不见了踪影。

  于是,它们飘去的那个远方,也变成了我心之所想的地方。与其这样说,到不如是:自己幻想着那远方的上空能够依旧是它们陪伴着我,那带有幽幽槐花香的云。

  现在,我低下头,数着自己急切的脚步向前走,总想待以后自己能心如所愿的到达那想要去往的远方时,它们也正好飘到那里,这样,我也就不会孤单。可是,人总是在得到与失去之间感到深深的惆怅:我在迈着飞快的步子向前奔跑时,却也来不及去抬头望望那头顶上的云彩-现在它们的模样。

  身后是光影,眼前是流年。曾经的大把时光转眼都消匿在身后的暗影中,那座梦里无数次相遇的城市依旧若隐若现在现实的远方。唯一不变的,是头顶天空中大片的云如随风流浪的蒲公英,兜兜转转,在寂寞浩瀚里,依旧陪伴我经历过一场场的蜕变。

  在一次语文测评题上,看到了林清玄的那片“迷路的云”,我小心翼翼的剪裁好,贴在心爱的收藏本中。不为什么,只为那位奔波着的人儿似是与我有着某种相似的惆怅。

  “人生初见时梨花院落月,最终无奈柳絮池塘风。”我害怕在未来的某一天,奔跑着的我,突然因看不到天空中那片熟悉的云而迷失方向,再然后,它便向那断了线的风筝,远成了星。最后,剩我一人四周环望。

  不过,我会为了远方的风景而不顾一切的风雨兼程,即便像海子所言:“远方的远方更加孤独;远方的幸福,多么痛苦”,我也会让自己的内心变得更加坚强。

  因为有云的陪伴,擎着初心成长的我总会遇见光。

编辑:徐永恺

咨询热线:0536-6297296 校址:山东省昌乐县永康路1358号

--相关新闻--   

              
教育部 山东省教育厅 潍坊教育信息港 昌乐教育 国家基础教育资源网 中国禁毒数字展览馆 中国海军招飞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0-2015 山东省昌乐一中 鲁ICP备12030452号
校址:山东省昌乐县永康路1358号 电话:0536-6297296
招生电话:0536-62971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