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苏伊之烦恼-2015级三33班 韩沂君

来源:昌乐一中 时间:2017/12/1 9:44:44 作者:管理员 点击量:

  苏伊说:“你怎么能这样?”

  苏相国说:“因为我是你爸爸!”

  这已经是苏伊第四次摔门而出了,眼泪不争气地涌出眼眶,昏黄的路灯光,将苏伊的影子拉得老长。走在绿化带旁,苏伊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与爸爸之间会变成这个样子。

  “爸爸!”上幼儿园时苏伊最喜欢的便是放学的时候,除了因为能与小伙伴一起去公园玩滑梯外,还因为她能见到自己的爸爸。每当苏相国出现的时候,小小的苏伊总会挣脱老师的手,兴冲冲地跑去抱住爸爸的腿。苏相国笑着向老师摆摆手,抱起苏伊放在自行车后座上,安安稳稳地载她回家去。那时的天空很蓝,仿佛望眼欲穿,心很小路很宽,白云悠悠,微风兰兰,涤荡着小苏伊白色的连衣裙。坐在自行车后座上,苏伊澄澈的眼睛闪烁着光芒,她的目光扫到行道树下的野菊花,扫到路边卖糖人的大伯,扫到路过的邻居家的小哥哥,最后落在了苏相国宽厚的肩膀上。

  苏伊是那样地爱着苏相国,如同她出生时看到的第一个人不是医生不是妈妈,而是她威武雄壮的爸爸。苏相国也很爱他的小女儿,把她宝贝一样地宠着,给她买各种心爱的玩具,陪她一起看动画片,给她做最喜欢吃的可乐鸡翅。他常常带着小苏伊去公园玩滑梯,看她欢快地举起双手,嘴上嘱咐着“小心一点”。苏相国除了工作以外的时间,大部分都花在了小女儿身上。晚上下班回家,他与苏伊坐在阳台上,看星星点点,看月亮时圆时缺时隐时现。他问女儿:“伊伊,你长大以后想做什么呢?”苏伊想了一想,调皮地眨眨眼睛说:“我要开敬老院,只照顾爸爸一个人。”苏相国微微一颤,笑道:“那爸爸可交不起那么多钱……”没想到苏伊竟然生气了,鼓起腮帮恶狠狠地剜了他一眼,小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苏相国至今仍记得,那晚的星星很多,月亮很弯,自己的心很平静。

  后来,苏伊上了小学,苏相国被提拔为经理,工作忙碌,他再无闲暇去接送女儿上下学,这重担落在了苏伊的妈妈身上。父女二人依旧融洽,在饭桌上谈天说地,为了争夺电视的频道选择权而面红耳赤,苏伊大叫:“妈妈,爸爸又欺负我!”在妻子嗔怪的眼神中,苏相国只得像孩子一样低下头。虽然苏相国也很满意,但他心里明白,一些东西正在悄悄改变着。

  在某一次晚饭的时候,小苏伊突然问道:“妈妈,日记该怎么写?老师给我们留的作业是写一篇日记。”妈妈犹豫片刻,正欲开口时苏相国抢着说道:“简单一点说日记就是记录一天干了什么、有何感想。等会回房间爸爸教你写。”小苏伊沉默着,将信将疑,低下头吃完了自己的饭。

  妈妈收拾完碗筷,轻轻推开苏伊的房门,看到苏相国与苏伊双双伏在桌子上,便默默地退了出去。阳台上几只蛐蛐在争鸣,伴着夏夜的特有温柔,入了苏伊耳中,别样的和谐动听。苏伊扭头看着认真的爸爸,看他凌乱的胡渣、疲倦的眼神,以及笔下工整的小楷。那时的她多么希望时间能永远定格,她头一次如此近距离地观察自己的爸爸,小小的脸上泛起一抹红晕。

  回忆到这里,苏伊免不了一阵唏嘘:当初教她写日记的苏相国,竟同样因为日记而深深地伤害了她。苏伊的心拧成一股乱麻,她蹲在地上,抱紧双腿,显得无助而又迷茫。小的时候每当她这样做,爸爸总会走过来,把她像球一样抱起来。那时候她内心的阴霾在刹那间烟消云散,因为爸爸就是她的光。苏相国那宽厚的肩膀,把小小的苏伊挡在后面,无论刀剑亦或蜚语流言,都伤害不了他的宝贝女儿。而苏伊也很喜欢这种被保护的感觉,那时候在她眼里苏相国是最有力的男人,情窦初开的时候他不接受任何小男生的表白,因为她知道这些不谙世事的男孩子赶不上苏相国的一半。

  苏伊十五岁的时候,偶然发现苏相国翻看她的日记本——苏伊虽然生气却又很羞涩,那娟秀的小字大都写了她对邻家小哥哥的崇拜和埋在心底的“女生小秘密”。苏伊没有跳出来指责他,因为她不想破坏苏相国在她心中完美的形象。吃完饭的时候苏伊试探性地向苏相国提起邻家小男生,苏相国一脸的蒙圈又让苏伊忍俊不禁——可苏伊还是把日记本锁了起来。

  后来苏伊念高中,念的是一所寄宿学校,每四周才轮得到两天的假期。刚开学那一阵,苏伊每晚都夜不能寐,她想家,想妈妈想她的苏相国。渐渐地苏伊融入了新学校,认识了新老师,熟悉了新同学,只是偶尔想起苏相国时会给他一个电话。她每月回家一次,苏相国都给她做满一桌子菜,而苏伊每次却是匆匆吃过,便回到房间抱起了手机。苏相国会默默地把剩菜吃完,有意无意地问起苏伊学校的事情,却在苏伊的“嗯”“没事”“挺好的”回答中无地自容。只有在梦里,苏伊才会想起与苏相国的故事,而梦醒,回忆也分崩离析。

  作为高中生的苏伊与爸爸交流最多的时候,是她因为一些纪律问题而被通知家长的时候,那时候她为自己找无数的理由,而苏相国一种也不会听。苏伊撅起小嘴,腮帮鼓鼓的,而苏相国也不会像小时候那样摸摸她的头,取而代之的是严厉的目光与冷峻的背影。他觉得苏伊不再是乖孩子,她觉得苏相国不再爱她。

  苏伊漫无目的地走着,时至深夏,蝉鸣声不绝于耳,她走过老大爷们的象棋桌,走过大妈们跳广场舞伴奏的音箱。尽管燥热难耐,苏伊也不愿意感受爸爸的冰冷。坐在长凳上,苏伊掏出了手机,有苏相国的五个未接来电。她还是感到很委屈,闷热的晚风轻轻旋转,撩动着夏夜的芬芳。苏相国又来电话了,苏伊选择了接起来,她期待电话那头浑厚的男声唤她回家,可是没有。没有任何声音,电话被挂断。

  苏伊内心的乱麻被砍断了,因为什么也没有了,突然空洞了起来,决堤一样,泪水夺眶而出。她呆滞地盯着屏幕,冷不防被人拍了后背。她下意识地回过头,是苏相国沉重的喘息声和被浸透、颜色区分明显的白衬衫。他摘下眼镜,汗水流到耳际:

  “回家吧。”

  苏伊低下头,擦擦眼泪,嘴角扬起莫名的弧度:“好。”

  第二天,苏伊把日记本摆在茶几上,写下一段文字,然后轻轻关上门,哼着昨晚新学会的《老爸》,走上了去学校的路。

  老爸,有些日子没给你电话,你还过得好么?

  老爸,你对我说过的那些话,我也越来越懂了。

  老爸,记得当时我离开家。你目送,没说一句话。

  老爸,我现在好想抱你一下。

  紧紧地抱一下。

编辑:徐永恺

咨询热线:0536-6297296 校址:山东省昌乐县永康路1358号

--相关新闻--   

              
教育部 山东省教育厅 潍坊教育信息港 昌乐教育 国家基础教育资源网 中国禁毒数字展览馆 中国海军招飞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0-2015 山东省昌乐一中 鲁ICP备12030452号
校址:山东省昌乐县永康路1358号 电话:0536-6297296
招生电话:0536-6297199,6297699